您好,歡迎來到艾都品牌設計策劃官網!
HOTLINE 0571-87176925

設計是一場生命的旅程

發布時間:2017/04/26 09:19 編輯:艾都品牌設計

有時候每一個杭州品牌設計師都會問自己:

“我真的熱愛設計嘛?“

”設計能夠幫助我積累大量財富嘛?”

“設計是可以做一輩子的嘛?”

有些杭州品牌設計師會覺得設計并不能夠去做一輩子,還是趕緊轉個靠譜的行當吧。

設計是一場生命的旅程

奧斯卡?尼邁耶98歲在做設計

但是,我們來看日本的設計師,就拿我最熟悉的平面設計來說,福田繁雄、龜倉雄策、高橋善丸、田中一光、佐藤晃一、早川良雄、山城隆一、永井一正、橫尾忠則、軍司匡寬、中野豪雄、淺葉克己、仲條正義、米津智之、 杉浦康平、永井一史、葛西熏……這些設計師六十歲之后,依然奮戰在商業設計一線,至于中青代,四五十歲依然活躍的設計師,真是大把大把的,一下根本數不過來。

那么歐美,即使八十歲還在設計一線的設計師也不在少數,80多歲喬治阿瑪尼每年都有新作,還跨界去設計酒店;貝聿銘92歲還在設計伊斯蘭藝術博物館;字體設計師Hermann Zapf 在84歲高齡時,重新設計Optima字體……這些活躍在一線的老設計師,年年有作品亮相,創造力驚人。

不但高齡還在設計,甚至沒有退休的打算,最終老死在設計崗位上的也有,72歲的田中一光死在看設計打樣稿的路上;73歲的路易斯·康因為項目出差,返回途中,死在了火車站的衛生間里;奧斯卡?尼邁耶98歲還活躍在設計一線,104逝世,去世之前還在設計。

老設計師的畫風是這樣的:

設計是一場生命的旅程

這么一看,是不是覺得設計可以做到老,可以做到死的行業。怎么那么多人問設計能不能一輩子呢?

實際上,因為經驗和智慧的積累,設計師越老越值錢,國外高齡高產高價的設計師為數還不少。

老設計師保羅蘭德

保羅蘭德給喬布斯設計NeXT標志的故事大家不陌生吧,最終喬布斯對NeXT的logo設計還是非常滿意的。合作之初,他問保羅蘭德可否多提供幾個備選方案,但蘭德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:“我不會這么做,但我一定會讓你心服口服地付錢。”提案時,蘭德展示了下圖這個設計方案、28度傾斜的logo和一本VI設計應用手冊。

這套企業形象設計,喬布斯支付了10萬美元的設計費。要知道,在1986年,10萬美元多得驚人,并且蘭德和喬布斯事先約定:不允許的修改方案,不做備選方案,無論喬布斯收到的作品滿意與否,都要付設計款。

當蘭德向喬布斯展示他的作品時,喬布斯只提了一點建議——黃色的“e”顯得有點暗沉,希望蘭德修改成更為明亮和傳統的黃色。沒想到,這個倔強的老頭用拳頭猛擊桌子,向喬布斯大吼道:“我干這一行已經50年了!我知道我在做什么!”最后是喬布斯妥協了,logo保留原來的黃色,蘭德也因此成為了史上唯一一個敢與喬布斯叫板的人。哎呀,蘭德真是設計師的楷模啊!當然這是基于豐富職業經驗以及專業的自信。

看到了吧,1986年,保羅蘭德為喬布斯設計NeXT時候是72歲,那時蘭德做了50多年設計,可是那時我們國家,甚至連設計這個概念都沒有,大學里面只有一個裝潢專業是接近設計的。

再來看我們國家,真正還在設計一線的老設計師,一只手都能數得出來,就那么幾個人,再加上香港的靳逮強、陳幼堅、高文安等,大概也不會不超過10個人,簡直比稀有動物還稀有。

可愛的貝聿銘大師

怎么老設計師都成稀有動物了呢?

講清楚這個問題,還真得從中國大的商業背景來看,中國商業設計嚴格來說,是在改革開放,市場經濟之后才有的,即便在廣東,深圳這樣的地方,市場經濟如火如荼的發展也是在九十年代初才開始的,至于內地市場經濟起步就更晚了,這樣算來,市場經濟真正發展的時間不過二十多年。

我們國家市場經濟起步太晚,直接導致我們沒有形成的設計生態,時間太短,根本不足以形成成熟的設計生態,但是設計卻是需要時間沉淀的,越老的設計師,設計做得越好,也越能產生更大的商業價值。

這一點從日本可以看出,二次世界大戰后,日本的商品經濟徹底摧毀,六零年代,日本將設計納入國家發展戰略,1964東京奧運會,二十多年的歷史,已經沉淀了一批優秀的設計師,隨后的七零、八零、九零年代,直到現在,可謂人才輩出。

第一代老設計師為日本這個國家,為商業經濟作出大量的精彩設計,日本也因此成為設計大國,擁有世界上最多的注冊建筑設計師,平面設計師數量也是首曲一指的;他們優秀設計師的業務,遍布全球各地。下面這個有型的老頭子榮久庵憲司,在90年代就為中國海爾做過不少設計,助力海爾走向世界,海爾也是沒有辦法,那時候國內沒有什么像樣的設計師啊。

榮久庵憲司給海爾做過不少設計

VI設計師

有了市場經濟才有商業設計,所以商業設計師從業時間最長的也就二十多年,但是這些起步于九零年代的設計師,大部分早已經不做設計了。這樣一來,很明顯,在我們國家終生設計是沒什么榜樣的。

而我們的國家,商業設計所經歷的歷史,大概相當于日本的六零到七零年代的,二十多年,在這樣的一個設計時代背景之下,前意識設計葉平認為需明白兩個基本點:

第一,我們的商業設計進程

前面十年文化大革命,造成學術和人才的斷代姑且不論,改革開放前十年,商業還是一個萌芽階段,真正的市場經濟不足三十年,商業設計歷史也僅僅只有二十多年,商業設計是高度依附市場經濟的,我們經歷了十年浩劫,花了幾年才醒悟過來,然后二十多年,完成了從農業大國向制造大國的挺進。

當下,生產制造成本和地域優勢已不再,國家也正在高舉高唱振興實業,推進品牌計劃,日本六零年代就將設計納入國家發展戰略,我們晚了整整50多年,我們正從制造大國向“智造”大家挺進,世界實體經濟格局,逼著我們去增加產品的高科技和附加值,去建立品牌,設計在經濟中的作用將越來越大,這是大的設計時代背景,每一個設計從業者應該看到這樣的一個歷史機遇。

第二 ,設計是一場生命的旅程

設計是一場生命的旅程,對設計師,對企業主同樣適用。

對于設計師:

設計師應該有更長遠的眼光,不要急功近利,真正的好設計師至少也得十年之功,不是兩三年時間就能成為一個好設計,想著做大客戶出名,一味的想著去炒作。你去看日本優秀的設計師,有機會做大客戶的,那個不是四十歲之后,佐藤可士和、原研哉在40歲之前的也只是萬千設計師一員,原研哉在44歲才被前輩大師田中一光看上,推薦為無印良品的設計負責人,二十多年的設計思考和專業積累,在無印良品這一客戶上得到體現,助力無印良品走向世界,才終于在行業中揚名立萬。

對于企業:

希望花點錢,一次性把企業設計做好,這種想法應該盡早拋棄,企業的形象設計,產品設計是一個系統工程,既是一個不斷自我完善的過程,也是一個環環相扣的系統,所有企業的產品研發,設計都是一個不斷改進,盤旋完善的過程,同時這個過程又需要一套系統的設計策略在支持。蘋果公司的長期設計策略,九零年代初就有了,無印良品在八零年代就制定了系統設計策略。

小米VI設計

好在這些年國內一些企業已經有了這種意識,類似錘子科技、小米,企業成立之初,就會去找好的設計師入伙,長期合作,這樣的意識是所有商業公司都需要有的。對于部分企業,設計會相對更重要,是你的核心競爭力之一,更是你的生命力,只有掌握好設計,企業才有持續的驅動力,這種企業更應該制定長遠,穩健的設計策略,也更依賴于經驗豐富的老設計師。

所以說設計是一場生命的旅程,對于杭州品牌設計師本身或者企業來說這個理念將變得越來越重要,和你所要面對的企業客戶一起成長,以長跑者的心態去面對一切。

有人說杭州品牌設計能做一輩子嘛?如果這是你所選擇的喜歡的那必然是一輩子,你若盛開,蝴蝶自來。

電話咨詢 網絡咨詢 QQ咨詢
接通客服 立即咨詢
失落的国度试玩